与主题无关,情需被唤醒

今晚才看的药神,正好近日疫苗事件又处风口浪尖,都是医疗问题。想联系起来扯点什么。电影中真能救命的‘‘假药’’被依法取缔,现实中假疫苗被当真使用;真真假假,似乎老百姓除了要有财力还要有过硬的辨析能力啊!在医疗这座大山面前,穷是硬伤没错,但可否不要连道德的底线也逾越了?有时候不是这座大山有多难跨越,而是连跨越它的信心也丧失了。法大于情正常,电影中我却觉得它渲情多于渲法,为什么?也许现在情是有所缺失了,所以有必要把它重新唤醒;像电影最后,情推动了法,希望真的可以越来越好。

本想看看武侠片,翻来翻去,半个小时,没找到合适,要么片子太老,要么记忆太深,最后看了这部,其实是第二次看了,只是没什么印象。虽说名为武侠,却感觉不到武侠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的主题。适逢《我不是药神》和疫苗问题,恰恰在电影中有所呼应,一是情与法,谁大谁小,其实十分难以把握,法的目的仅仅是让人变好吗?我觉得更多的是应该让其他人不敢去犯法,即便牺牲了一个想变好的人。只要他曾经坏过。二是卖假药的定义,如捕快的妻子所言,他的父亲只是卖没有疗效的药,怎么能定义为假药呢?或许这次疫苗问题给了一个最好的回答,药的功用就是治病救人,如果没有这个功用,那它就应该是假药,因为没有疗效的药耽误了病人,或许结果就是死亡。其实这两个感想都和电影的主题无关。但是却在这个时候戳中了自己的内心。

看完片子,心里有很多想法,很杂、很乱。
从决定去看这个片子之前,空间朋友圈已经有了太多渲染——“我钢铁直男都哭了”“超高泪点的我哭了”“力荐”“年度前三”“不看你会后悔的”……所以从开片起,我的心情就一直很压抑。
关于片子本身的拍摄,剪辑,演员……众人已有了太多评论,况且作为非专业人士,我看电影,电影于我而言,本身就是内容来得更加直接也更为深刻。所以想谈谈与片子相关甚至有点无关的一些琐碎。
当然不得不谈谈题材,很真实也很现实,直击了现目前国内匮乏的医药资源和尚不完善的医疗保障体制,这当然也是片子能深入人心的最重要因素之一。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前些时日很火的宫颈癌疫苗事件,香港市场的火爆,当然这是源于其产品的完善,所以大陆广阔的需求人群不惜重金赴港接种疫苗。直到后面国内完成医疗审批,二价四价苗才相继投放市场,再度掀起了国内接种热潮,但相对更加保险全面的九价苗,投放似乎依旧遥遥无期。无论是从国外资源的引进,国内机构的研发,相关部门的审批……可能都存在问题,但这也就体现了本片价值所在,让医疗体制的改革成为各方关注的一大重要点,用艺术以及舆论将其推上风口浪尖,让人真真切切的意识到改革确实任重而道远。
能够在国产烂片兴起的时代中瞥见这一清流,着实让人欣慰。恰巧近些时日在读梁晓声先生的《中国人的人性和人生》,意识到如今艺术的各个领域都已经有了愈来愈多的批判与反思,究其背后是普罗大众意识形态的变化,是精神需求的日益丰满,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国内艺术创作也必然迎来其脱胎换骨的变化,给人们带来更加丰腴的精神享受。
片子提到“法大于情”,关于这人性道德与法律的冲突,在片子本身看来很难说出孰轻孰重,但是从程勇的量刑以及减刑都可以看到两者的妥协。毕竟法是人制定的,也是由人执行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除此之外,看到金世佳对于王传君的勉励,看到了一个演员对于除演员本身以外更多的思考,让人意识到,每个职业都不仅仅是职业本身,人活一辈子,绝不仅仅是为了名利而苟活,虽然名利我们依旧无法否定。这在《我不是药神》片子本身的主人公程勇身上也可见一斑,从为了谋利到折本救人,让我宁愿相信宿命,相信真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文章确实很乱很杂,也懒得理理,便是码字的时候想法太多,想到啥就直接码了出来。我相信,片子本身对我的影响不会太久,但也绝不会只有仅仅这几天,以后再来看自己的文章,也希望有所勉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