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右脑和左脑

很多人说这是一部被名字毁了的好电影,但我个人觉得,这名字很贴合电影的内容,电影中十二个合法的中国公民,代表着现如今我们社会中普罗大众中主要的社会职业代表,如民工,小商贩,公务员,商人,医生,销售,还有知识分子。

看了一部老电影,《广岛之恋》,黑白的影像,战争的背景,男女的深刻爱情,总是让我想起《卡萨布兰卡》。不愧是杜拉斯的小说,整部电影带有浓郁的文学性和意识流之感,男女主角绝望的姿态以及爱情巨大的不可抵挡之势,如非杜拉斯,又有谁能写得如此壮丽铿锵?

这个片子我看完之后琢磨了两个小时,可琢磨的东西太多。标准的港产片,但这个港产片的质量非常的高。看完已经一段时间了,我已经想不起具体每个人的名字,就用如下的名字代替吧:刘青云、林熙蕾、小伙子、坏警察。

这部1959年的电影被称为现代主义电影的开山之作,有着划时代的意义。当时在戛纳电影节上取得了轰动之效应。全片充满了象征与隐喻,女主角大量的台词时时让我们觉得无所适从,或者说,无可遁形,因为这是在世界范围内,是两个城市,不,是不同种族,不同阶级之间,大体制下的个人牺牲与悲剧,两个没有名字的男女,代表着不同的寓意,遗忘和记忆,选择哪个才能让痛苦减轻,似乎永远没有答案。

我承认从最开始我就低估了杜琪峰和韦家辉。这部在07年送到威尼斯的电影并没有大多数威尼斯电影节上电影的艺术性,但杜琪峰和韦家辉探讨的内容出于意料的深刻。
在电影的最后,我一度还仔细的考虑了小伙子把每支枪放到谁的手里是什么意思,但我又一想,也许不用这样强调结果。原来的他已经彻底迷失在摆枪的场景里,并且永远也找不到出路。而他的本性已经变成了代表他人格缺陷的小孩和帮助他适应社会的女人。
这就好像坏警察已经彻底的迷失在了树林的寻枪场景中,而代表他人格缺陷的胖子取代了他,还有帮助他在社会生存的多个分身。
刘青云在其中的角色是个疯癫并且可以看见其他人鬼的角色,表演出色,符合刘青云在我心目中的定位。这个神经有问题的人从一开始就洞悉了自己的命运,明知这个案子会将自己推向死亡,但仍然义无反顾的投身其中。我一直觉得林熙蕾是刘青云臆想中的伴侣,但直到影片最后我才看出来,她是刘青云的鬼,是帮助这个疯子在社会中生存的鬼,是保护这个疯子少受社会伤害的鬼。我想了想,她可能不能被称之为“鬼”。也许把她成为刘青云老婆的本性,被她的分身抛弃在刘青云身边的本性。唯一不同的是,他能看见这个鬼,而且他也并不排斥这个“鬼”,并且她是刘青云唯一的伴侣。影片最后,杜琪峰没有用能看见鬼的视角演绎,而是用普通人的视角,刘青云自言自语已经解释了他和她老婆的一切。“我也是普通人,为什么要不一样”,是他在说自己和普通人一样有感情他并不疯癫,还是说他和普通人一样都有自己的鬼呢?值得玩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