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快播案意气风发审裁定,为啥滴滴的程维

回答:

摘要: 微信公号“长安剑”1月9日消息,
“快播”庭审的免费大片,段子手几乎要累得吐血而亡。两天的直播,谁赢了谁输了?法、检两家,痛定思痛,如果能反思需加强各领域专业学习,能力才是王道,就算有成果。辩护人赢了,赢了名气就是赢了未来的收入预期。公众也赢
…快播CEO王欣。微信公号“长安剑”1月9日消息,
“快播”庭审的免费大片,段子手几乎要累得吐血而亡。两天的直播,谁赢了谁输了?法、检两家,痛定思痛,如果能反思需加强各领域专业学习,能力才是王道,就算有成果。辩护人赢了,赢了名气就是赢了未来的收入预期。公众也赢了,除了看免费大片,还顺带普及了法律常识。输家是王欣,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他是唯一一个真正被带沟里的买单者。道理很简单,法、检再表现不佳,也不意味着王欣无罪。且看辩护律师们是怎么把王欣带沟里去的。律师的“无罪辩护”主要有三:一、“别人也这么干,为毛你只抓我,不抓他们?”二、“我们只做技术平台,跟内容无关,技术平台无罪!”三、“就算用户不用我们的技术,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第一点的逻辑是,除了我杀人,别人也杀了人,所以我杀人无罪。第二点的逻辑是,我只卖刀,别人买刀杀人与我无关。你卖刀可以,不能附赠“杀人清单”促销的吧?技术当然无罪,但使用技术去鼓励犯罪,也敢说无罪?第三点的逻辑,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快播是如何登上中国视频播放软件最高峰的,“盗版”与“色情”的助推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不仅王欣知道,别人也知道。其他公司没有从技术上纵容这些,哪怕也有少数监管盲点。这就是其他公司没有坐到被告席上的原因。这一点,不仅王欣知道,他的律师也知道。王欣懂不懂法长安君不清楚,但长安君相信他花大价钱请来的执业律师不可能是法盲。用这种耍赖式的辩护,哪一点能证明王欣无罪?一些律师违背职业道德,用绑架当事人的方式,为个人牟利。以前有,以后还会有。当然,不能证明王欣无罪也不意味着王欣就有罪。长安君不想跟着玩这种偷换概念,想老老实实和大家探讨,王欣究竟罪在何处。我国《刑法》对“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规定是:“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那快播干了什么?请各位再看更详尽的两份司法解释,均是“两高”联合发布的。2004年的一份司法解释规定:“明知他人实施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犯罪,为其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费用结算等帮助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共同犯罪论处。”里面的关键词是“明知”。2010年的另一份司法解释规定:“以牟利为目的,网站建立者、直接负责的管理者明知他人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的是淫秽电子信息,允许或者放任他人在自己所有、管理的网站或者网页上发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里面的关键词还是“明知”。明知!明知!明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王欣“明知”吗?快播公司被抽检了4台缓存服务器,其中有21251个淫秽视频文件,占比超过70%。如果说全世界都知道快播公司高速发展的原因,而作为公司的CEO竟然不知道,那长安君也是醉了。王欣的律师说,不能因为有人用菜刀杀人了,就说菜刀公司有罪。不能因为说有人用电脑犯罪,那就说电脑公司犯罪,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社会必定大乱!长安君在此恭录一位网民的贴文:“明知对方要杀人而在凶手行凶路上递过去一把菜刀;明知抢劫犯要抢银行而提供银行内部结构图纸,这些算不算犯罪?”2013年,英国一名14岁的女孩因患有湿疹,想在网上寻求帮助,结果遭到许多谩骂和人身攻击,不堪重负后上吊自杀。当时,英国媒体聚焦的问题同样是:“互联网是技术平台,对于传播违法犯罪信息的行为,技术平台是否无罪?”对此,英国首相卡梅伦说:“运营这些网站的人需要站出来,表现出他们的责任感。网络行为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煽动他人造成伤害或引发暴力行为,无论在网上还是现实生活中,都属违法行为。”正如许多有识之士指出的,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它一方面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新的动力,为人民群众生活提供新的空间;另一方面也会为一些人不当谋利提供条件,为一些人从事犯罪活动提供手段。中国互联网上存在种种乱象,有些甚至成为顽疾,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究其根源,对于互联网的认知错误是一个重要原因。对于互联网,最大的误区就是互联网站只是技术平台,运营者对上面传播什么信息、有人利用平台做什么事,没有任何责任。说白了,就是说:利用这个平台赚到盆满钵满是我的,这个平台给社会给他人造成危害,与我无关。这就是中国一些互联网站运营者在利益的诱惑下,放弃管理责任、甚至抵抗监管的借口和盾牌。这就是中国互联网乱象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理的根本原因。这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和治理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这才是依法处置快播案的真正意义。“谁经营,谁负责”,这应该是中国互联网的常识,也应该是刚性的规矩。“依法治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这应该是今天中国互联网业界和全社会的共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任何突破法律底线的行为,都应受到制裁。这跟庭上话语多么煽情伶俐没有关系,跟庭外多少人亢奋嗨皮也没有关系。长安君希望,这场大众关注的庭审,最后能变成一堂中国互联网走向法治和规范的公开课,让网络运营者、监管者和普通网友,都真正意识到和参与到互联网法治建设的进程中去。哥们儿,别再拿技术和情怀说事儿了,抬头看,一把法律的利剑,高高悬在那里……

快播公司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在今年1月7日、8日开庭以后,经过长达八个月的纷扰和喧嚣之后,现在最终以有罪判决的方式宣判。其实,在9月9日再次开庭,各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的时候,就已经预示了今天这一有罪判决的结果。
快播案的一审判决认定:快播公司及王欣等被告人明知快播网络服务系统被用于传播淫秽视频,但出于扩大经营、非法牟利目的,拒不履行监管和阻止义务,放任快播公司构建的网络服务系统被用于传播大量淫秽视频,具有明显的社会危害性和刑事违法性,对被告单位快播公司及各被告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在此,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的传播行为是不作为,主观上对淫秽视频的传播是间接故意,并具有非法牟利的目的。因此,快播公司及王欣等被告人的行为完全符合我国刑法第363条规定的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构成要件。在以上定罪根据中,最值得关注的是对不作为的传播行为的认定,由此成为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因为不履行安全管理义务而承担刑事责任的一个经典案例。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次开庭审理中,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了技术无罪的辩护理由,认为快播公司只是提供视频播放软件,是软件技术提供商。技术无罪,被告人不应对他人上传的淫秽视频承担刑事责任。这里的技术无罪,也称为技术中立,是1984年美国最高法院在环球电影制片公司诉索尼公司案中确立的一个法律原则。根据该原则,如果产品可能被广泛用于合法的、不受争议的用途,即能够具有实质性的非侵权用途,即使制造商和销售商知道其设备可能被用于侵权,也不能推定其故意帮助他人侵权并构成帮助侵权。技术中立原则对于推动技术进步具有重要意义,它不仅在知识产权领域具有排除帮助侵权的民事责任的功能,而且在刑事领域同样具有排除共犯责任的功能。适用技术中立原则的一个前提条件是:制造商或者销售商只是单纯的技术设备提供者,并不能干预设备的实际使用。正如商家出售菜刀,不能排除有人利用菜刀杀人,但商家并不能因为预见到有人可能利用菜刀杀人而承担杀人共犯的刑事责任。关键问题在于,快播公司是否只是单纯提供视频播放器。如果只是提供视频播放器,快播公司不能控制他人利用播放器观看淫秽视频;那么,基于技术中立原则,快播公司确实不应当对这一后果承担责任。根据一审判决认定的本案事实,快播公司的经营模式决定了它并不是如同自己所宣称的那样,只是软件技术提供商。快播公司基于P2P原理开发了QVOD视频播放器。QVOD除了具备常规的视频播放功能之外,还可以针对广泛分布于互联网上的视频种子进行在线播放。当终端用户观看在线视频有卡顿现象,或者某些视频因点击量高而成为热门视频时,快播公司的缓存服务器便自动将视频文件下载存储起来,用户可以直接从快播公司的缓存服务器下载观看。因此,缓存服务器就成为视频资源站。为了确保在线片源的不断丰富,快播公司研制开发了便捷易用的建站发布视频工具软件QSI。通过使用QSI建立一个视频站点,可以上传视频资源,这些视频发布者被称为站长。快播公司通过服务器对站长上传视频、用户观看视频、用户分享视频、采集用户观影特征并分析、调度选择和优化网络等进行处理。由此可见,快播公司在提供视频软件技术的同时,还利用该技术建立了一个视频发布、传播和分享的平台。正是通过这个平台聚集的流量,快播公司通过广告等方式得以牟利。在这种情况下,快播公司正如一审判决所认定的那样,已经成为一个网络服务系统的管理者。确切地说,快播公司具有网络视频软件提供者和网络视频内容管理者的双重角色。显然,网络视频内容管理者具有对网络安全的管理义务。在网络法上,根据控制可能性,分为以下三类主体:一是网络提供者,二是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三是宿主服务提供者。其中,网络提供者和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不可能控制和封锁在互联网上传输的内容,一般来说,不应对网络内容承担责任。但宿主服务提供者通过服务器,不仅传输数据而且存储数据,因而具有对网络内容的管理义务。
对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网络安全管理义务在我国法律中都有明文规定,尤其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条明确规定,以牟利为目的,网站建立者、直接负责的管理者明知他人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的是淫秽电子信息,允许或者放任他人在自己所有、管理的网站或者网页上发布的,依照刑法第363条第1款的规定,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虽然在此司法解释没有对行为方式进行具体规定,但从刑法理论上分析,这是一种不作为的行为方式。不作为的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行为特点是网络信息提供者明知存在他人上传的淫秽信息,应当履行安全管理义务并且能够履行而拒不履行,因而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由此可见,一审判决认定快播公司及王欣等人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不仅具有事实根据,而且具有法律根据。
这里应当指出,在刑法修正案设立了拒不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以后,发生明知他人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的是淫秽电子信息,允许或者放任他人在自己所有、管理的网站或者网页上发布的,属于拒不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和传播淫秽物品谋利罪的想象竞合。根据刑法第286条之一第3款的规定,应当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在互联网时代,网络技术日新月异,突飞猛进,随之带来对法律的挑战。法律不能成为网络技术发展的绊脚石,阻碍技术发展。但网络技术应当造福于人类,网络技术也不能成为犯罪的挡箭牌。在互联网环境下,一切现实空间中的犯罪都可能在网络空间发生。对此,刑法不能缺位。网络空间并不是法外之地,刑法的触须也应当伸向网络空间,这就是快播案的一审判决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滴滴公司当然有责任,乘客与滴滴顺丰公司订立的运输合同,车和司机跟公司有合同,跟乘客没合同。通俗地讲,滴滴车是以公司名义在从事客运业务。

快播入罪成立是因为覆盖面太大,虽然只是一个工具软件,但用户量惊人,有别于bt下载那种纯技术手段(开源且无版权归属),快播在提供视频播放的过程中是获益的一方,所以按照量刑标准,王欣入罪板上钉钉,毕竟,黄色视频泛滥影响网络环境,网信办和中宣部追责的话,除了王欣,还有谁能入罪?

话有说回来了,滴滴只是一个打车平台怎么可能保证每一位司机都不会触犯法律、不去伤害他人。比如说社会上有几亿人打工,打工的打人你了你找谁给结论,不还是报警让后走司法程序赔偿。就事论事儿,这事儿和滴滴公司没有关系滴滴只是一个打车平台,滴滴司机打人可以报警,可以走法律程序赔偿。滴滴公司不可能知道每一位司机的性格暴力倾向也不能保证每一个滴滴司机都能奉公守法甚至国家也不能保证每一个人都做到奉公守法不危害社会伤害他人,滴滴公司可以配合调查那位打人的司机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滴滴公司能做的就是配合调查那位司机。不是要帮滴滴公司说好话,司机开车拉客杀人打人应该有司机刑事负责和赔偿。滴滴公司不配合调查滴滴公司就应该得受到处罚,但是滴滴公司只能承担百分二十的赔偿不负刑事责任。

生命面前死者面前,敢谈无罪?

滴滴司机先奸后杀人,法律上只能认定,他只是作为行为人的单独行为。滴滴司机属于程维,柳青的下属。同样是平台,而程维,柳青又没有帮助他实施共问犯罪的行为,作为滴滴司机的行政上级,只能负监督不力,严重失职的责任。最多也就是受到行政上的处罚,也就是歇业整顿整改,或者是作出相应的罚款。不过我相信,滴滴的路不会太长了。

回答:

回答:

图片 1回答:

快播事件,王欣作为快播负责人被定性为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是当时法院认定快播作为责任主体,放任淫秽物品在其平台的传播,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事后有媒体曾经评论说:快播事件有争议,到底是时代辜负王欣,还是王欣辜负了时代?

问题:当年,快播的王欣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判刑,为什么滴滴的程维、柳青不会以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抓捕?

滴滴最多就是涉嫌拒绝不配合调查罪,会经交通运输局调查处罚而已。其实我们还没搞清楚状况搞清楚到底是谁在犯罪,是谁杀人打人强奸杀人了但是不绝对是滴滴公司也不程维、柳青,滴滴公司只是一个打车平台把几千万黑车司机变正规拉客平台,也给几千万司机找到了工作岗位。

所以,不能因为某些事情而全部否定。客观看待才可以促进社会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