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劫更是幸运,对圆满的叹息

看完电影的第二天凌晨三点醒来,发现脑子里居然一直是在想Passenger的剧情,想去二刷。
其实这部电影在我看来是一部极度浪漫主义的电影,一生一世一双人,生长在现代,这已经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一种奢求,而对于主角而言在别无选择的时候,反而是事情最简单的时候,有那么多的无赖,却伴随着这么多的惊喜;主角是多么的不幸也是多么的幸运。
我能理解女主角为什么选择离开家人,给自己买了一张来回时间加起来一共240年的Round
Ticket,当说“我将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从过去回到未来的人”的人的时候,笑的一脸灿烂,但我能感受到她对于现在在地球的生活的深深的恐惧,以及遗世而立的孤独,正如飞船重力系统失控的时候她被包在了巨大的水球中,她为了求生奋力往前游只为脱离让她窒息的环境。她最大的不幸也是最大的幸运是男主角因一己私欲将她唤醒,她期盼的新生命从此结束却也从此开始,一如一颗流星脱离了计划的轨迹,却也如烟火般绽放出了迷人的色彩以及温度。
我不由闭上眼睛思考他们每天的生活,“亲爱的你看,小鸡下蛋了““亲爱的、今天果子熟了,真甜你快尝尝。”“亲爱的,今天我跟着机器学会了一个新的单词你猜猜什么意思”一生一世一双人(还有一个机器人,笑)在那个孤独的星舰上变得如此简单,每日朝夕相伴,一起跑步,一起种树,最不缺的就是彼此陪伴的时间,我喜欢下面这张海报相比浩瀚未知而可怕的星空,在比星空还要不可预测的命运里,有一种这样简单的确定与笃定,我想对女主说一句:lucky
girl.
其实整个飞船一如爱情的乌托邦,在这里衣食无忧,没有贫富差距,没有家庭悬殊,没有复杂过去,未来似乎也没有那么不确定,只有简单的当下,与身边的这个人。不禁让我想起张爱玲倾城之恋里印象深刻的白流苏与范柳原被困在战争时期的香港的一段描写,或许很应景:流苏拥被坐着,听着那悲凉的风。她确实知道浅水湾附近,灰砖砌的那一面墙,一定还屹然站在那里。风停了下来,像三条灰色的龙,蟠在墙头,月光中闪着银鳞。她仿佛做梦似的,又来到墙根下,迎面来了柳原,她终于遇见了柳原。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她突然爬到柳原身边,隔着他的棉被,拥抱着他。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图片 1

初读张爱玲,是高一时的倾城之恋,当时的年纪只觉淡淡感伤,却也是转瞬即逝地感动于香港落陷时流苏与柳原的相濡以沫。倒不如同时期所读琼瑶《彩霞满天》中惊天动地的爱情所带来的强烈共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映日莲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倾城之恋》我看了三遍,当然是在不同的时间段。

今夜再读倾城,时隔六年,以我粗浅的21岁尚未成熟的爱情观看来,才有了对包裹在男欢女爱之下的或深或浅的,人性的感知。

 
有人看书喜欢在不同的阶段一遍遍地品味,也有人喜欢不管什么书,只读一遍。这个没有好坏之差,读书本就是一件很“私人”的事,不同的人总有些不一样的方式和感悟。

  “他们的十点钟是人家的十一点。他们唱歌唱走了板,跟不上生命的胡琴。” 
仅限于悲凉,不是悲怆也不是凄凉。流苏在白公扪小姐姨太的讥诮白眼中日复一日,消磨了容颜,殆尽了对爱情的向往。直到初遇时的短暂际会──“擦亮了洋火,眼看着它烧过去,火红的小小三角旗,在它自己的风中摇摆着”,似乎也擦亮了心坎儿那尘封已久的憧憬,却只是一瞬便枯萎了。

 
我就是属于那种会一遍一遍读的人。没有为什么,就是会突然间想到还有这样一个故事,便就不自主地拿起书本。也是因为《倾城之恋》,我前后买了两本张爱玲的作品集。

浅水湾道旁烧红的野火花,红得不假思索,零零散散,渗进眸子里,落在情怀里。流苏一定是爱过柳原的,而那透彻的红色,泪目中的月光,还有连梦里都袭来的想念,却终被隔离于彼此错位的爱情观念中。他未曾与她心灵相通,她亦未得他婚姻保障。

 
第一次读《倾城之恋》是在大一,那时只感怀于白流苏与范柳原结局的圆满,单纯同情流苏在家中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感动于范柳原在战火中对白流苏的陪伴。

“流苏拥被坐着,听着那悲凉的风。她确实知道浅水湾附近,灰砖砌的那一面墙,一定还屹然站在那里。风停了下来,像三条灰色的龙,蟠在墙头,月光中闪着银鳞。她仿佛做梦似的,又来到墙根下,迎面来了柳原,她终于遇见了柳原。……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她突然爬到柳原身边,隔着他的棉被,拥抱着他。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兜兜转转,经历了生死与共,两个在爱情里各取所需的人终于能透明着相拥释然,却也仅仅是一刹那,柳原再谈起“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时,流苏依然不能理解论及生死,爱情显得多么苍白,这一次,柳原只是笑过。

 
第二次是觉得白流苏终于逃出了那个不幸福的家,如愿在二婚时也能嫁的让人羡慕,算是为自己出了口气,组建了新家庭的她应该可以幸福。

流苏终于活成了她想要的样子,也终于拥有了与千万人如出一辙的婚姻生活,而他却把他的俏皮话省下来说给旁的女人听。那确是值得庆幸的好现象,表示他完全把她当作自家人看待──名正言顺的妻,然而流苏还是有点怅惘,你说她只是想要一张长期饭票吗?她早就明白,月夜里电话那端柳原的“我爱你”“忘了问你,你爱我吗”不过是男人在爱情里惯有的样子,却还是忽地哽咽了,“泪眼中的月亮大而模糊,银色的,有着绿的光棱。”她明白的,那天真的对爱情的念想,只能是遗失在浅水湾月光中的梦,她要不起。

 
第三次就是最近了,这个时候很多问号出现了,白流苏对范柳原真的是爱吗?婚后的他们会幸福吗?两个人的感情需要靠一座城的倾覆来考验吗?

“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
是啊,不过是俗世中一对自私的男女,自私却也有自私的好,至少得到了她想要的。没有女人不渴望soulmate,只是无奈于向现实妥协罢了。等有天我也能清醒的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那应该才称得上成熟的爱情观吧。

 
白流苏是旧式大家庭中的小姐,从小就过着一家二十几口人挤在一处院落的生活,离婚七八年后,前夫离世了。流苏在家中被哥嫂贴上了扫把星的标签。

 
白流苏没有像新时代女性那样投身到革命中去,而是奉行了女人一定要靠丈夫的思想。她的再嫁,对哥嫂来说是少了一张口吃饭,他们巴不得;对她自己来说,是摆脱了家人日常的鄙夷,并且也算是为自己争了口气。

 
站在白流苏的角度上,我理解她的做法。那个时代,一个二十八岁的离异女性,没有念书,不会交际,嫁人是她最快的出路。她将自己的未来堵给了接下来她要遇见的男人,堵给了命运和那个时代。

  但是,她的不独立,更是让我有了恨铁不成钢的感受。

“一个女人,倘若得不到异性的爱,就也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这点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