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一晚记录,有多少人能够自信地说我很享受

昨晚睡前没有看那些有些“扰人”的电视剧,而是听了电台,一个很久没有出现在自己耳朵里的声音,戴佩妮。记得第一次听到的她的声音,大概还是在初中的时候,那也是她正红得发紫的时候。懵懵懂懂的年纪跟着众人,听着同样的歌。如今竟是十年过去了,重新出现的她和听众我,都发生了变化。看着她坚定而有些手舞足蹈,同时自信满满地阐释着自己对人生、对音乐的理解的样子,我知道这就是一种成功,一种来自时间和年华的力量,足够让一个纤细敏感的女声成熟为现在这个坚定自足地表达自己的声音。这样,过往对于她来说便都是值得珍惜的好时光,不是留恋,不是怅惘,只是细细品味现在的自己,与当下的世界发生的碰撞。这样的状态,真是让人羡慕啊。
对于九零后的我们,那些曾经耳熟能详的乐手,都慢慢地进入他们的中年,因为当年那些带着稚气仰望他们的少男少女也慢慢地开始踏入成年乃至中年的生活了。可这样坚定而自信的状态到底能够有几个人能有呢?如何在谈起过往时,从容而不抱悔,大概就是我们现在应该努力的方向吧?

被JOY老师教练了之后,处于兴奋和清醒之中,很想说,但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旧有的头脑模式失效了,新的模式还没有产生,想说但说不出来,只能沉默地呆着。

我害怕什么?我又为什么要害怕呢?我害怕衰老,我害怕一事无成,年龄在慢慢的叠加成了是我害怕这一切的元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页子书lemo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世界的核心

人到中年最大的感悟是:岁月不长,骤眼过半。

温柔并且坚定

前面的人生都在赶,小时候盼着赶紧长大、长大赶着恋爱、恋爱后赶着结婚、赶着生娃。人到中年后却想一切慢下来,父母慢点老去、女儿慢点长大、慢慢地感受生活、慢慢地去爱和被爱。曾经害怕黑暗现在却喜欢黑暗,尤其夜深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最欢喜黑暗里瞪大眼睛看黑暗,这是寂寞还是无聊?其实都不重要。因为到了中年我守得了寂寞就怕没有寂寞可守。

我们不弃

今天的我想起十年前的自己,那时候年龄对我来说是可以忽略的东西,心想才二十几怕什么我还青春,未来还有三十几呢?没想到这个“未来”真的到来时我竟然慌张了。虽不至于失措但亦有不安。我竟然不敢再像十年前那样自信地说还有四十几呢?

在那个时候,我会出现一些强调、重复和加重语气。“沙漠”“绿洲”“伙伴”等词语,期待被连接,期待被问出来。如果这个时候,我是教练,我会问什么呢,我似乎可以说:那么当你在这个沙漠中,你的情绪、会发生什么、会遇到什么?

慌了的不只是中年的我,90后也会有种年龄的压迫感,90后的来问我“年纪开始大我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做?”怎么做?在我二十几岁经历了我的青春不张狂后,我的建议是只要不是违法伤人的事想到就要去做,别有太多的顾虑。时间就是在你的顾虑中流逝剩下的只有在一声叹息。二十几可以年少轻狂,不畏将来。失败了命运还愿意给你机会尝试。三十岁是人生成长的另一个起点,命运对你会越来越吝啬了没有多少机会给你去成功。

爱的发源地

女人,别慌。  
是人都会老去。看八卦新闻时特别留意大龄女神看她们怎样去演绎人生,怎样优雅从容地老去。看着她们素颜的照片,感叹她们也会老去、她们也会像我等普通人一样有皱纹也会皮肤松驰等老态。看到如此注重外貌的她们也会依循自然规则去苍老我也就豁然开朗许多。

我们相信

中年的女人,嘴角的笑容有着你看不到辛酸,笑声背后有着你听不到泪水滴落的声音。她们学会了忍隐,学会了生活,学会了宽容。那么,让我们跟随时光独自或结伴一直往前走,十年后回望时,记忆里的光阴不曾虚度,幸福依然存在不曾离我而去。

最后的三人练习,经验了一次被其他人教练。一张简单的卡牌,竟然可以挖出那么多的点,只是无法再深入,有一些遗憾,在被教练的时候,是很渴望能在一个点被深入挖掘的。

图片 1

第二天课程之前,去整理了上课的空间,花了一个小时,用罄做了一些净化,点了香,然后用冥想和呼吸,呆了很久,结束之后,空间更加明亮和通透,更加亲近。

成熟、独立、自信算是这个年龄特有的魅力,嗯,三十几也不算太差,那四十几你就慢点来吧。

距离上次参加欧卡初阶课程,大概一个月左右,心情有些忐忑,准备得不充分,家庭作业并不是每天都做,但这次不参加,那么下次,我会准备好吗?这一刻,我要的是什么。

不明白这个是什么…..

似乎只要轻轻的一下,就可以,但那个轻轻的一下,需要太多的功课,觉察、倾听、连接、相信、当下……那轻轻的一下,生命就影响了生命。

期望被指出,期望有一个问题,能够在这个时候,被问到,因为那个问题,是自己没有办法问出来的。如果自己去问,似乎就和这个当下被教练的状态脱离了。我在体会,被教练的时候,是用尽全力去体会自己,放弃了其他所有的一切,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的感觉上,在快要接近水源的时候,是有觉察的,很强烈的冲动,但那个问题,必须是别人问出来。

我愿与你一同出发

似乎只有自己

听完之后,一个完全陌生的小伙伴给我很熟悉的感觉,可以信任,可以自然地交流,有一个很深的连接发生了。

越来越接近

在合和行的部分,太过于用力,有一些压力,需要更多的相信。尤其是行这块,可以更加粗糙一点,少涉及一些具体的操作,会比较不容易产生抵触和压力。

这段时间,是我生命最混乱的时期,抑郁的痊愈,挣扎的生活,原生家庭,婚姻,工作,人生目标,人际关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