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费死的马走日,一步之遥败笔何在

从18号凌晨的首映开始,骂声便洒满了整个网络。我不敢评价电影的好坏,因为我只是受众里的一个个体。电影不应该只有好坏两个方面,就像马走日该不该死一样。舆论让他死,他便必须得死,这种力量强过法律,一刻都耽搁不得。
姜导是一个伟大的预言家,在策划剧本的时候,便算计到了上映后势必被观众骂的狗血淋头。《一步之遥》真的可笑,可笑在了姜导预言式的自嘲。
姜导刻意回避了时代,却又无处不体现着时代。故事背景被设定在了民国时期的大上海。这是一个特殊的时代,一个特殊的地方。这是媒介的分水岭,是中国现代时尚的起源地。虽是民国,无处不在的摄像机、照相机、麦克风,绚丽的灯光效果,串联整个故事线索的报纸,甚至“直播”这一概念的出现。姜导是要告诉观众,这不是民国,这就是当代娱乐圈,这就是当代的媒介大环境。
娱乐至死,消费至死。虽然这个概念本身并不是说真正要让某一个人死,但姜导却偏偏让人死。与其说马走日是一个人,倒不如说他是一个消费品,一个苹果也好,一套象棋也罢,甚至是一段茶余饭后的笑话,被受众消费着,在大的舆论环境下逃亡,挣扎,看别人笑自己,同情自己,愤恨自己。
明星该被这样消费么?我想姜文导演是同情文章、同情谢霆锋、同情黄海波的。你不要为我为什么,就是因为马走日反抗了,马走日打人了,马走日受不了舆论左右着自己的命运。他认为自己的命运应该自己说了算,而不是受众说了算。哪怕你是个名人。
没有报纸,没有电影,没有摄像机,甚至没有受众,马走日都不会死。因为他本来就不该死。如果有一个社会,舆论能胜过法律,这该是一个多么荒诞的故事。

虽然骂声一片,还是看了一遍这部电影。总的来说就一句话:让人很难看下去,但看过之后又有那么点想法。

首先梳理一下整部戏的脉路:
1、马走日(姜文)和向飞田(葛优)帮主军阀少爷洗钱办了个国际大选美,把钱全花了;
2、完颜(舒淇)爱上了马走日,但由于吸食鸦片死在两人独处的时候;
3、马走日稀里糊涂救了军阀少爷和向飞田,但自己却被误以为杀害完颜而遭到通缉;
4、马走日因为忍不了每天被人炒作,揍了扮演自己的艺术家(王志文),然后被抓;
5、马走日被迫答应拍一部抹黑自己的电影,但临场反悔被压,却意外地感动了军阀的女儿,被她放了出去。
6、马走日怕再连累一个好人,于是自首,自白,被杀。

这里要澄清一点,我觉得向给马讲的故事让他演戏,是骗他,不是真要放他(之后对白为证),所以向是一个自始至终的小人。

所谓的看完之后有那么点想法,是因为那里面一系列的夸张、疯狂、虚假、不合逻辑似乎都是在明讽“舆论”。从这个角度说,这部电影如果作为一部小受众的文艺片,或许评分不会太低,可这就是本电影第一个败笔——上映时机不对。

一步之遥的上映时间是14年底,自然被归类为贺岁电影,其受众、社会期待要求电影本身逻辑清晰、故事明了。但导演似乎没有看到这个要求,偏偏搬出”舆论“这个谁也说不清的东西来整,题开的太大,不被理解实属正常。

其次,开篇剧情太过拖沓,让人没耐心。如果通观全篇,可以看出姜导想说舆论的事儿,影片本身确实做到了,无论是迷失在赞美里的完颜(艺人),靠讽刺别人活跃在舞台上的王(狗仔),跟着舆论走的军阀夫妇(炒作),诬陷和被诬陷的当事人(推手和受害者),这么看影片本身也有点发人深思的味道。
但问题在于:有人能保持耐心看到那里吗?
要知道,一开篇磨唧半天就为交代个人物——对观众来说就一个字,装。
接下来的选美大赛(明显就一春节联欢晚会),还搞成了国际的,对观众来说也是一个字——扯。如此又装有扯的戏,谁会仔细看?
(笔者看完联欢会时正好吃完饭,就去玩儿游戏了,一边玩儿一边听剧情才弄明白怎么回事的。——要是在影院我绝对是第一批出来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