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民谣,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中国人很早就以前就有唱歌的习惯,诗经神马的是最早的歌咏了吧,击罄而歌的场景在很早很早的两千年前就有了。
但自从黑人音乐进来了,周杰伦就进来了,然后什么RAP之类的就进来了,回过头来听,倒是八十年代的台湾流行音乐更耐听,甚至邓丽君更耐听。
我是不是跑题了,宋冬野的歌其实早就听过了,不是吗?民谣就是TMD的小众,总是那么动听,却也总是那么地下通道的感觉,好像更适合那些行游之人或者卖唱之人在孤寂的夜晚唱更适合,更恶心点说就是民谣很合适失恋的人唱,还得抱着一吉他。
在听宋冬野的时候,其实还听过一首赵雷的《咬春》,赵雷的境遇应该和宋冬野差不多吧,只不过好像更年轻一些,所以赵雷参加了快乐男声,进了十强,虽然没有大红,但他的歌真的是动听,所以民谣一定进不了三强是么?
回想起《咬春》还是因为歌词的魅力,那些歌词真的和古代的诗词有一拼,却又那么时尚和现代,加上动感的音乐,简直绝了。同样,宋冬野的《董小姐》和《安河桥》也是这样,虽然旋律安静了许多,但不可否认同样歌词的韵味十足,是可以唱到你心里的那种歌。
左立唱的时候,显得有些生涩,甚至都不能与赵雷比,赵雷唱歌有些歇斯底里,有些掏心窝子的感觉,这显然与快乐男声的风格不符,左立要比赵雷红就合情合理了,而且左立又是在丽江混,又在丽江认识了一个女文艺青年,然后又恋爱了,多有噱头的民谣歌手啊。想想咱们宋冬野,一把络腮胡子,显得那样苍老,那样低调,所以,这是要像当年的李健那样的节奏么,歌声红了好久了,人依然没有出现,没有出现。

   
我不是宋冬野的董小姐,不是马頔的傲寒,不是尧十三的北方女王,也不是花粥的良人,我只是在南方爱听民谣的姑娘。

小编为了写赵雷特地去补了一下上一期的歌手,平胸而论,雷子的表现一般,但是架不住人红啊,结果雷子凭借《成都》妥妥的第二名。歌手第三期播出后,赵雷踢馆成功的消息迅速引爆网络,雷子也因此圈粉无数。在这里,不得不佩服芒果台的造星能力,光是一个《我是歌手》就捧红了不少不能称之为歌手的“歌手”,从前几季唱泡沫的邓紫棋,到后来踢馆未遂的李荣浩和失落沙洲的徐佳莹,再到前不久因为侵权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高音小王子迪玛希,现在终于轮到民谣歌手赵小雷了。

   
2013年,闲来无事的时候打开了电视,正在播放快乐男生,当时有个小伙子叫左立,只简单的拿着一把吉他,安静的坐在舞台上,唱了一首《董小姐》,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听见民谣,听到流泪。

图片 1

    从此,民谣就长久的驻扎在了我的生命里。

 网上曾经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赵雷不红,天理难容。”确实,即使不上歌手,赵雷也早已凭借多年的走穴经历成为了民谣界的扛把子,所以赵雷的一夜爆红不是没有道理的。严格来说,赵雷并不算专业的歌手,他连基本的乐理知识都不擅长,属于完全靠感觉创作的野路子,因此歌手请赵雷来和那些职业歌手比拼小编根据芒果台的尿性来判断就是为了要捧红赵雷博收视率吧。毕竟人红是非多嘛,想当年赵雷参加快男仅仅止步全国十二强,可以想见原创民谣在当年有多不受待见了。赵雷还是原来的赵雷,民谣还是当年的民谣,只是时代变了,因为这几年民谣火了。左立唱火了宋冬野的《董小姐》,也顺便把他唱进了朝阳群众的监狱里;张磊在好声音一嗓子《南山南》又把马頔吼红了;一个个十八线业余歌手原地爆炸瞬间爆红,民谣现在由小众走向大众,大众走向现代,现代变成奔驰。。。

   
今年二月初,同样的芒果台的节目——《歌手》,赵雷的一首《成都》让许多人记住了他,记住了成都,记住了玉林路的小酒馆。

图片 2

   
网上很流行一句话:民谣很穷,一听就是一根烟,一听就是三瓶酒。是的,大部分听过民谣的人都有一个共同感受,觉得唱民谣的人普通,听民谣的人平凡。也许民谣歌手并不是那么被人们所熟知,就如我第一次听民谣,源于湖南卫视一档受宠的电视节目。但是那只是我初遇民谣的一种途径而已,并不会掩盖民谣本身的魅力。

 曾经听到徐佳莹的粉丝这样说:“真的不希望徐佳莹红,因为她红了她的那些我喜欢的歌就烂大街了,原谅我就是这么自私”。网易云音乐关于赵雷的采访下面有这么一句评论:“《生如夏花》出来,火了,所以你喜欢听。《董小姐》发布,流行了,所以你追。《南山南》唱红了,你又开始喜欢《南山南》,这次《成都》火了。。。。你喜欢的只是流行,不是民谣,你喜欢的是任何人称道的美丽,不是第一次遇到你。”大概是在一年多前《成都》刚出来的时候小编就听过这歌,当时感觉曲风悠扬,歌词也很有感染力,是首不错的好歌。可是如今当赵雷再次在《歌手》的舞台上唱起这首《成都》,我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无论是从舞台表现力还是唱功来说,小编都没有一丝惊喜,可是最后人家还是凭借着情怀打败了一众唱将,小编只想说是剧情需要吧。

相关文章